邵阳生活
当前位置:主页 > 邵阳生活 >
邵阳市邵府街曾经发生的事,老邵阳人,你知道吗……
时间:2019-11-13
  

  邵府街

  是邵阳城里一个很有名气的地方

  上世纪70年代

  邵阳在这里建了一家冰厂

  邵阳土著吃到的第一支冰棒

  就出自这个地方

  冰棒在当时还算个稀罕物,除了那些父母在大型厂矿工作的孩子,到了夏天企业自己制冰棒作为职工防暑降温福利外,外人是很少有这个口福的。

  小编此生吃到的第一支冰棒,就出自邵府街冰厂。当年姨妈家就住在东门口,下楼穿过一条巷子就是邵府街。

  冰厂的冰棒品种单一,最贵的是牛奶雪糕,剩下就是白糖冰棒和盐水冰棒。

  这座城市的60后,有不少当年就上街卖过冰棒。那年月的孩子比现在贱,打小自立能力强,放学之后回家卖冰棒,或拾废铁、捡玻璃渣,拿到铁炉巷口的废品店卖了,然后买来新本子、削笔刀,那心里别提有多高兴。

  现在的孩子全让家长给宠坏了,动不动就跳楼投河。前不久还听说一孩子在家里看电视,看的时间太长了,父母一生气就把电视关掉,结果他一怒就从家里跑了出去。最后家长在资江河边寻到了尸首。

  这是一个真实的事件,就发生在今年不久之前。

  邵府街除了冰厂,还有一家豆腐厂,当年全市各大菜场的香干子豆腐,也都是这里生产的。

  “豆腐票”在当年很重要,不仅是城镇户的标配,而且是区分城里人和乡里人的标志。

  有城市户口的居民,每个月可以拿户口簿、粮本,到居委会领取豆腐票。哥当年是乡里人,只有每次到城里姨妈家,才能吃上一回香干子。心里那个美、那个羡慕,至今依然念念难忘。

  邵府街里当年还有个煤栈,小编结婚后自己开伙的第一车藕煤,是借了一辆脚踏三轮,请单位一个同事从那里拉回来的。那时候的藕煤也是计划物资,要凭煤建公司发的本本才能购买,否则你根本就买不到。

  从邵府街往里走,有个小地名好像叫做田家湾,那儿有一家圆珠笔厂。当年一个哥们就在那儿上班,曾跟他去厂里玩过几次,但他具体是在厂里干什么的现在忘了。

  那哥们是90年代初下岗的,自从买了个单反学摄影,那脑袋上的头发不知是长得太快,还是他没时间去剪,反正老长老长,都披到了肩上。

  但那小子学艺还是蛮成功,照片拍得那是相当的好,后来在南门口劳动局租个门面,开了间照相馆,估计赚了不少钱。

  不久,随着计划经济的取消,邵府街冰厂、豆腐厂也全都关门大吉。

  忽如一夜春风来,邵府街前面的“三资夜总会”终于火爆开张。

  当年的“三资夜总会”,可是邵阳体面人才能玩得起的。里面暨可以吃饭也可以跳舞,阿腮、打牌、泡妞,一句话只要你想玩,里面应有尽有。

  当然,除了这些刺激痛快的项目,也有让人惊心动魄的时候。一不小心,就有可能让人不明不白挨上一冷拳。

  其实,任何城市的此类场所,危险系数都比较高。好几次,有人竟然被人从三资楼上追到楼下马路上火拼。马叶子、双筒、短火一齐上,只差没把那些从那经过的路人吓得半死。

  1994年11月16日,一场突然窜起的大火,把三资夜总会烧了个卵打精光。

  自此,三资每况愈下,要死不活,最终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野。

  三资当年火爆那阵,邵府街其实也并没有闲着。钱多的阔佬进包厢,钱少的游民入民房。

  邵府街茶馆那叫一个火爆。输光了旁边坐着有放账的,只要你点个头,立马就有人将钱送到手上。有人上午输光,下午扳本。也有人上午手气差,下午手气还是差,到了晚上输红眼接着借、接着干。等到打爆箍要是还赢不回来,那就只有回家背着婆娘把房产证拿出来,乖乖交人手上。

  或者当场找个借口溜出来,赶紧跑路。

  若期限一到还是还不了钱,踩账的小弟们自然不得放过你。

  想当年,偌大一个邵阳城里,大坪的窑子,邵府街的槽子,几乎是尽人皆知。多少人在这里一夜暴富,多少自打从邵府街走出去,好长时间都不敢归家。

  牌桌上不会有真正的赢家,真正的赢家只守在牌桌边放账,自己似乎从来就不怎么上场。反倒是那些坐在牌桌上的人,最后基本上是烂人一个,烂命一条。

  其实对于邵府街,公安曾不止一次打击过。但往往打一次关几天门,过后又立马满血复活。

  在参赌的人当中,除了打牌的、买码的、放账的,当然也有钓子掺杂在其中。

  从而得知,打牌赌博害了不少邵阳人啊。

  没有人知道,究竟是邵府街的地头太恶,还是人到了邵府街就变得邪性了,乃至那些年,连抢赌场,跟警察对阵之类的诡异之事,都曾在此发生过。

  人这一生,有两样东西是千万沾不得的:一是烂赌,二是染毒。

  放眼上下五千年,有几个是靠烂赌发家的?大凡借债豪赌者,又有几人活得不是象过街的老鼠,以至于皇天白日出个门,都显得心神不定,生怕一不留神碰上踩账的东家。

  至于毒品那玩意,自然就更加不用说了。一人染毒害三代,死到临头不如狗。

  当年人欢马叫的邵府街,不知的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平静了下来了。

  至今,江湖上仍流传着关于它曾经的传说。